山水旅游114
󰀍

长春旅游

www.ss0431.com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

长春旅游攻略

长白山游记

发布时间:2009-08-20  来源:转载  浏览:

一、白山前夜

在长春拜别了郭淑云教授,手里捧着郭老师赠予的《萨满文化解读》一书,踏上了东征长白山的路程。

幸亏路上有萨满巫师做伴,他的谈笑风生伴我度过难耐的十三个小时。想一想,在长春出来是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火车到了长白山脚下的松江河已是第二天的早晨四点,这一路上的经历,除却青山碧水,就剩下萨满巫师那爽朗的笑声了。说来也怪,萨满巫师的面部表情之丰富,亦为朋友中之珍奇,寒酸一点的说,宛若崇山峻岭中的怪石,伴随夜幕的装饰,越发的让人觉得离奇。配着他那憨厚浑浊的嗓音,好一个满洲巴图鲁!

在松江河接我们的是完颜渊,刚参加完高考的他,在我俩面前倒不拘谨。只是那一脸的清秀,让人心生爱惜,听着那玲脆的声音,我只觉得民族的将来就属于这样一批年轻人了——呵呵,自己老了啊。

三个人商议一下,觉得还是先在店里住下,准备第二天一早登山。谁让这带着些须寒意的松江河的早晨会令我们如此的疲惫,谁让这松江河的旅店又是这么便宜,仅仅是一宿十五块钱,呵呵,又是谁让聚首在松江河镇上的小旅店中的三个人,是那么的不在乎时光的流逝,可以围坐在一起畅谈着谈不完的未来……

睡了一白天的觉,跟着他俩吃完大概算是晚饭的一顿餐,又在松江河的网吧感受一下信息时代中的深山小镇的惬意,带着些须残留的倦意回到了旅店。

从考古学中的一个推论——贝加尔湖畔,到萨满教最原始的追述,辽西的女神庙;也无论是清末的对外政策还是被称作“伪满洲国”的那个动荡的时代。大概我们三个人只要呆在一个空间,嘴巴就是不知疲倦了。也许真理真就是在争论中产生,也许争论永远是无稽之谈,而离真理越来越远。但我觉得作为年轻人,能够甘心守侯心中的理想,为了实践理想而去不断探索,总是为人生有意义的,总是为民族有意义的。也无论最终是由激励的态度所能解决民族的未来的出路,还是通过那温和的手法,引导民众走向光明。道路的艰辛如同思想旅程中布满荆棘的一般,都是不易的,却是必须的。因为我们需要这种经历,在这一点上,我们达成深深的共鸣。

望着窗外夜色中的松江河,是完全的笼罩在沉迷的雾气中吧,或者因为没有多少电灯,总之感受的只有乡野的气息。微微的晚风中飘来的是夏日的安宁,在城市中难得见到的星星,洒下迷离的光辉,所谓借着月光指路的人大概说的就是我了吧,哈哈,那一点点的月光,让我在茫茫黑夜中,辨别田间的小路,带着期望,眺极远方。

这一夜过的如此漫长,让思想的交锋赤裸在星月的拷问下;这一夜过的如此仓促,让智慧的交手追赶到涓涓细水的匆匆。我还在品味着这深深的夜,不知不觉中发现梦早已被公鸡撕破。看一眼表,2004年7月16日早晨4点。哦,原来只睡了一个点,不过该出发了。

二、路上

完颜渊就是抚松县本地人。我从沈阳到长春,与萨满巫师两人一起到了长白山脚下,这之后的行程安排当然就得由完颜渊来置办了。不过这小伙子还是蛮不错的,也因此,此次长白山之旅能成功,要多多感谢他的准备。

从松江河到长白山走的是西坡,但无论是从哪面上山,都是必须要坐车的。长白山平均海拔2000多米,想从山脚下到达山门,靠一双脚是办不到的。我们所包的车是一辆红色的“松花江”。车是完颜渊通过其朋友联系上的,开车的师傅只有30出头,大家都是年轻人,聊起天来蛮开心的。

4点钟从旅店开始出发,告别晨曦中的松江河镇,迎面而来的是一望无际的碧绿。不过司机大哥告诉我,这些林子绝没有原始森林了,因为原始林早已被采光。完颜渊看起来对家乡的境况也是很了解的,在一旁向我解释到,看这林子的构成,全都是一个品种的松树,则必定不是原始林,因为原始林子必然要混交的。我看着飞速在车窗边溜走的那一片片林子,只觉得失去许多历史的年轮,剩下更多现实的严酷。司机告诉我们,现在林子的采伐已经到了一个尽头了,实在是没有林子可采了,不得已这里的林业局索性封住林子不让采,但又断了松江河镇的财路。无奈之中只好感叹那些保留在长白山上的原始林子,因为身在保护区,方才幸免。但这些新种下的道边的林子到也在茁壮成长,他们是否会经历一个新的千百年的沧桑轮回呢?——咣当——正在独自琢磨着,被突如其来的震荡拉了回来,原来我们的“松花江”从一块铁皮上冲了过去!好悬啊,坐在副驾驶上的我扭头向司机大佬瞅了瞅。他似乎也为刚才的卤莽而有些后怕。“我还以为是个筐什么的,没他妈想到是块铁皮,这帮畜生!”。司机所骂的是那安置在路上的收费站,他们在马路中央设置障碍,收缴过路的车费。我们这一行包车一共是180元,车过收费站,要交的钱都得司机自己出,所以他对那些部门的不满也是可以理解的。用他的话说,“都住在长白山脚底下,干吗处处逼人!”呵呵,一阵子勇闯“鬼门关”后,我发现的到是这松江河镇的人民,或者说成是长白山脚下的百姓,性格上的勇往与直率。这股子厥劲令我在茫茫林海中,感受到故土的味道,轮回了世纪的味道。

从司机的口中得知,事实上长白山脚下这些个城镇,本地居民要以山东移民为主,他认为能占到七成。而人口数量最大的少数民族则是朝鲜人。是否是这一片土地都会把她的子孙哺育成拥有满洲性格的巴图鲁,所以才使得山东的移民也能获取这驾驭在长白气魄中的熟悉的性格。我又在自顾地思索,被坐在身后的萨满巫师打断,他扯着嗓子——生怕自己的声音被发动机的叫喊声淹没——要我说这山东人的性格,所谓豪爽,大方,耿直,忠厚,那都是粘了咱满人的光了!那要是较真还得是生活在东北的山东人,要是那些还在山东老家的,哼!小气的很啊!就说我们寝室那位山东老哥……完颜渊打住了他的谈话,我也笑着回过头,我们仨相互对视一下,哈哈,心照不宣,看起来我的推理还是有支持者的。

周遍是一成不变的绿,但又有谁了解这树已经换了新的,这人业已换了新的。之所以还是那么的绿,之所以还是那么的巴图鲁,无非是因为这脚下的热土甘泉,无非是因为那举目的崇山峻岭。

车在蜿蜒的路上飞驰,车窗边的景致飞也似的跑掉,我却担心起这车速的飞快与安全问题。司机大哥接过话说,这山是海拔越来越高,这车越往上爬越慢。的确啊,从谷底向上攀升是多么的不容易,但我们还要爬,也不管前面有多么艰难,还是要爬。

三、山门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盘山公路的行程,我们的车到达半山腰的山门,还不到早晨6点。但却没人料到这山门开门时间规定的如此严格,尽管我们跟工作人员好话说了一大通,就是不给提前开门。于是只好逗留在山门外,与晨雾环抱的劲松们相伴。

长白山的山门也没有什么显著的特征。唯一值得驻足的,在那个时刻,想必只有山门左右两边的两个大牌子了。山门右面的牌子画的是一幅长白山的全景,其中还标出了几个主要的旅游景点,我们站在展示牌前,同时也在计划着这一天的具体行程路线。天池、地下森林、瀑布……这时候完颜渊站在远端兴奋地喊了起来:“以前还没注意,看这上面写着的。”大家循着他的指点,抬头看去,他所指的正是山门左侧的介绍牌长白山的简介牌。原来长白山很早就成了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但直到前两年才被评为“中华十大名山”。其实这么有名望的山脉至今才为世人授予名位,想必是跟人们以为它只拥有自然景致,而缺少人文景观所致。我站到了左侧的简介牌下,想起来自己看过的一些资料记载。事实上,要谈及长白山上的人文景观,则绝大部分要联系起来满洲民族的发展历史。长白山地区所保留的最有名气的建筑物,要数位于长白县的灵光塔,它始建于满洲渤海时代,传说此塔历经沧桑,万物颠覆,唯有此塔尤存,而今已屹立了一千三百年。而在天池的北侧,则遗存着神秘而闻名的女真祭台。据说前两年这里刚刚出土一块女真文的墓碑,现在保存在长春,做研究。而关于这女真祭台的出处,我则听说过两种传闻。一是由太祖完颜阿骨打所建;另一个传说则是围绕在神秘的长白山内的女真国,便是那在历史上有着离奇经历的三十部女真。呵呵,其实要是话说起长白山与满洲民族的历史渊源,又怎会有个头,据说光是满洲人的皇帝为长白山所做祭词或诗篇,就能整编成集。我自顾个的怀想这巍峨的大山的过去,两个朋友已经往来时的路上走回了一里地,还是赶紧去撵他们。

我一路小跑追了上来,发现他们原来是进了一家山门下的商品店。小店俨然刚刚开张,柜台还要收拾一便。完颜渊发挥着他交际的特长,看样子早跟女老板攀谈了一阵子。女老板或许很是喜欢这个嘴巴很会说话的小伙子,竟然不厌其烦地把完颜渊指点的纪念品从柜台中取出,再放回去,再取出。难道她没有料到我们这些穷小子是只会饱眼福的?呵呵,还是赶紧凑上前去看看——哇!那些明信片上的天池煞是美丽啊!从冰霜玉洁到娇嫩欲滴,身边的百花百草所衬托的这一人世间的仙境,全部突兀在小小的一张张的明信片中。我们手捧着这一本本的明信片,宛若已经寻到了梦境中的天池。而这美伦美焕的天池美境,又印到了包括盘子、杯子,丝巾到T恤衫等各种能为人们所需要的商品上。完颜渊又开始跟着女老板聊起了能否在这些旅游纪念品的开发上做文章的事宜,他是想把满族的文化也跟着长白山的景致,一样地通过旅游纪念品传播开来。想法固然是好的,不过我们仍旧只能留给自己美好的期望与设计,留给女老板的,我想还是来点实惠吧。临走前,我目光从人参越过配刀,最后还是锁定在了一个小东西上,老板赶紧拿了出来,兴高采烈之中,交易成功。七块钱,这东西用老板的话说,全天下只有长白山山门前的这家店有的卖,哈哈,难忘——长白参牌香烟。

司机老哥找上了门来,原来时间飞快地又度过了一个点,山门已经开了,我们终于可以起程。

四、天池

过了山门到天池下的台阶,这一段的车路是最难走的。用司机师傅的话说,连车都跟着却氧。说到却氧,我唯一的反应就是耳鸣,就跟坐飞机时起飞降落时的感觉一样。不过这可不是一阵子的起飞降落,从开始爬大坡,一直到后来的走上天池,我的耳朵经历了漫长的考验才适应。而不幸的萨满巫师则是一开始就胸闷,他颇委屈的说着满人的心脏就是不好使,我接过话来说他纯粹是找借口,不过实话我当时也是在听着自己的心跳哦!

车开到半路被我们叫了停,因为路边的野花实在过于吸引人的眼球。完颜渊还能叫上几种,印象中他好象说到了芍药,其他的只有那缤纷的色彩印在了脑子里。你要知道,站在野花丛中,抬头望去是崇山峻岭,放眼四周是百花争艳,耳朵听到的是涓涓细水,鼻子闻到的清淡幽香,这个时候一只蝴蝶落到了你伸开的手掌中,身边所围绕的只有朝霞的温暖,你渴望的是脚下的露水打湿鞋子,天际的鸟儿撕破宁静。这种感受一定要你羡慕,谁让你没有来到过长白山上花的海洋。嘻嘻……

司机大哥告诉大家,趁着现在天好,还是赶路吧。索性告别终生难忘的花的海洋,继续行程。我们的车又在盘山路上盘旋了将近半个钟头,终于步履为艰的到达了天池台阶下的停车场。

还没等车停稳,几个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冲出车来。到是想背着包一口气冲上去,无奈身不由己啊。迈开腿对于我们来说难度不大,不过要说跑起来可真是比登天还难。爬了没几步,已看见萨满巫师直打手势,示意让我们先等等。这黑黝黝的巴图鲁看起来的确是累坏了,手捂着胸部,咧着嘴,费劲地述说着慢点慢点。我和完颜渊只得如此一般地走走停停。不过实话实说,换成谁都难以一口气登到顶上,只不过我们的萨满巫师毫无保留呵呵。然而看着那些在半山腰和台阶底下抬轿的轿夫,你就会知道什么才叫做辛苦。开始的时候,有路人说这台阶有三百阶,不过走了没多久,我已经在心里把这结论坚决的推翻了,这一路的台阶是肯定不止一千阶的。或许是考验期慢慢度过,我觉得自己的呼吸还有耳朵都已渐渐正常。似乎他俩也逐渐的适应,所以到了后来,我们都不约而同加快了速度。我更是在距山顶还有二百米远时,发起了冲刺。终于的,啊!我平生第一次登上了天池顶。当那一波碧蓝呈现在眼前时,似乎自己还没做好准备。我足足地矗在了原地半分钟,而不知道挪动一下脚步。回头看了一下还在继续攀登的他俩,我转过头来开始将身体向着眼前的景致靠近。说不清楚当时的内心世界,也或许是一片空白。身边围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时会出现朝鲜话跟汉语的交替,无名的声音似乎来自遥远的天边,钻到耳朵里。

其实从我站着地方距离天池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而路只是修到了这里。再往前走,需要下两个山坡,再穿过一片野花地,才能到达天池边。换句话说,似乎自己经历了漫长的等待,终于站在了锅边上,而要去触摸那大锅的内在,还要下去。

我已等不及他俩,只身开始走下第一个坡。这个小坡走来到是很容易,然而走到下面才发现,象是锅沿似的第二个坡上竟还是皑皑白雪。踩在脚下,咯吱作响。我试探着下第二个坡,却发现这坚固的冰层必须让我先冷静下来。抬头回望,他们也终于气喘吁吁的赶到了上面。我向他们招手,两人也都陆续走下了第一个坡,大家商量一番,我开始在前面试探着往下滑。然而很不争气,直到最后我始终没有找到一条完全可以实施的下坡的路。有两次感觉身下好滑,甚至就要顺着坡势滚下去,但还是被萨满巫师拉了上来;我后来发现虽然沿着陡峭的雪地坡沿往前走,走到的石冈中,踩着石头往下走,石头很松,但毕竟还是可以一试的方法。我揣着最后的信念冲着石冈走去,在小心翼翼的刚刚到达石冈中,却发现原来这石头已经松的不像样子,踩在上面已是前伏后仰。这个时候听见后面传来呵斥声,原来是山顶的士兵,也许看着游客不让爬下山就是他们的职责。总之在他们的阻拦和现实的难度面前,我最终还是退下阵来。长呼出一口气,我坐在山顶的地上,无奈地望着天池。完颜渊看出我的心思,劝我不必遗憾,说现在的时节雪还没全化,将来赶上盛夏再来,一定有机会下到下面,穿过野花地,触摸到天池的。

又有什么办法,直到这时,我才只好平静下心情,去静静的观赏眼前的美景。那是一碗水,蓝蓝的,就像蓝宝石般。天池的中央回荡着雾气,一切在朦胧中让人倍感神秘。我想此时不用那怪兽的传说,则这一番景象已经可以将人的视觉神经混淆。我们猜不到这是否的真实,进而混淆在整个脑海,是否这是梦境。天堂的景致大概不过如此吧,你又怎能在瞬息万变中感受清楚风起云涌。这变化使得我的心情随波逐流去了,又忘却了几时的遗憾,只在乎捕捉短暂的瞬间。

时而天寒地冻,时而阳光明媚,就这样,伴随着变幻的天堂,我们用渴望着的天池水净化着心灵。在我的提议下,三个人同时面朝天池,跪拜叩首。我在心中默默祈祷:“天佑满洲!”。

五,告别天池

天池顶上的神秘莫测,更多的直观地体现在她变幻无常的天气中.没到长白山前,完颜渊已经嘱咐了我和萨满巫师要带着毛衣和雨具.不过我到是最终没有言听计从,只是怀揣着虔诚的心了,呵呵.幸亏老天可怜我们的虔诚,最终没有下一滴雨,这连伴着我们的司机师傅都啧啧称奇.然而每当乌云密布,虽然不见雨点,空气却是一下子冷了许多.不过到还是不至于一定要穿上毛衣的.完颜渊也只是给我准备了件外套,便也足够了.这里有一点使我至今觉得奇特,就是如上面说到的,站在下面的坡沿上,感觉虽然离的天池更近了,却没有站在天池坡沿顶上更冷.或者是因为有掩体背风,或者是因为海拔下降了几米?我不清楚.

天池顶的乌云密布是转瞬即逝的,又是风起云涌的.实在让人摸不透.头顶是变幻着的气流,身边是腾云驾雾,眼下是白雪皑皑,不远处的下方则是大气磅礴的天池湖水,再向远望,躲藏在雾霭里的则是环绕在这天池湖水四周的环山,而躲藏在天池群山中的又有什么呢?会是满洲先世的足迹?会是萨满教祭祀的祭台?还是能让满洲人顶礼膜拜的长白山主?

我是多么的羡慕那些专家学者了,他们可以来到天池边长期的搞科研,写作.而我只能在这美景前逗留一会,我是多么的遗憾....别了天池,我的天池.

从天池上下来,走的竟不是远路.完颜渊还是主张走正道,可是我这学长这时候却没有好的表率.哈哈,眼看着那让人怜惜的茫茫苔原地,我怎会不感受一下呢!!和巫师两人也不去管在后面扛着包裹的完颜渊了,我俩就象回到童年的孩子,在旷野中狂奔,是狂奔,是无边际的狂奔.那野生的苔鲜地踩在脚下,是如此的舒坦,简直要比传说中的波斯地毯还柔软.这辈子能踩在这旷世奇地中,真是值得烙印一生的美妙.我越过一个山头又一个山头,不知道远处会是什么,似乎眼前无边的景致就象蒙古的大草原.但又的确不同,因为这是在海拔2000米的苔鲜地上,是在满洲人的长白山上,是在我自己的家园!!当一阵狂奔之后,尽收眼底的是奔腾的河水,我真的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那眼前的河水就是松花江?一帘瀑布横在空中,飞溅的水花述说着多少的历经沧桑,又有多少的欢笑和眼泪藏于其中.我一下子瘫倒在地,躺在碧绿的苔鲜上,环抱在群山之中,仰望着瓦蓝的天,感受着阵阵的凉风,聆听那松花江水始做奔腾的气魄.此时此刻,松花江水属于我了,长白山属于我了,世界属于我了....

后面传来了巫师嘹亮的嗓音----他更是可爱的从山坡上往下滚,哈哈,爬起来后脚都踩不稳了,又是一贯的手捂着胸,咧着嘴冲我笑----想一想,一片绿色的海洋,一片蔚蓝的天空,一个满洲巴图鲁,一张淳朴的笑脸.这就是满洲民族,长白山的主人.

我和巫师在漫山遍野间环绕了好长时间,终于遥望到山下的停车场,于是两人相互搀扶---呵呵,都是老人家了,很怕这陡峭的山崖的---在怪石和峡谷间一步步向停车场靠近.半路还需要越过一个小溪,那溪水是自天而将的,纯粹的长白山天池水!!我俩捧起水来,一阵狂饮,喝个痛快.

没想到我们竟然先到了车上,一问方知,完颜渊还没回来.难道他也跟在我俩后面走的苔鲜地而下山的?左等有等,果不其然,老弟可算背着两个包从山上蹒跚而下.我们上前去迎,他无精打采的说下回说什么也不要扛包了,我和巫师相互对视,他到憋不住,说我在不怀好意的笑---哈哈!!

歇息了一阵,大家商议还是应该回去把那路过的小溪水,接了几瓶带回去.于是把带上山尚没喝掉的矿泉水都倒掉,我们又回到那小溪旁,接了足足两桶.后来这两桶长白山上出自天池的小溪水,一桶带回了长春,一桶带回了沈阳.

在停车场歇息的时候,还结识了一位热情的清洁工人.没想到的是,这大哥竟也是满人.我们在一起畅谈了民族的文化与现状.这位大哥是位很有民族意识的族胞,告诉我们每年赶上长白山的旅游季节,他都会专门到这里来做清洁工,也是怀揣着对祖先山的敬慕之情.这民族间的浓浓情谊,如此欢愉的流淌在普通的族胞间,无论年龄,没有界限,是异样的亲切.最后我们几个合影留念,将那份质朴的民族情节留在记忆深处.我还跟老哥谈到满族人现在正在方兴未艾的网络上,普及着自己的文化,培养自己的民族意识.他表示愿意今后有机会多和网上的族胞交流,还要学会上网,要登陆满族故乡网,呵呵.祝愿他在今后的生活中一切顺利,如果看到我们的留言,请回复.

这回是要真的告别天池了,最后再回头仰望我的先祖----天佑满洲!!!

(作者:舒清)

热门酒店预订

长春华美达大酒店
长春华美达大酒店

㕵㕵㕵㕵

电询

长春亚泰饭店
长春亚泰饭店

㕵㕵㕵

¥ 180

长春吉隆坡大酒店
长春吉隆坡大酒店

㕵㕵㕵㕵

¥ 298

长春长白山宾馆
长春长白山宾馆

㕵㕵㕵㕵

¥ 450

长春新吉粮大酒店
长春新吉粮大酒店

㕵㕵㕵㕵

电询

长春交通宾馆
长春交通宾馆

㕵㕵㕵

电询

长春星月时尚酒店
长春星月时尚酒店

无星级

电询

长春紫荆花饭店
长春紫荆花饭店

㕵㕵㕵㕵㕵

¥ 380

热门景点门票

扫:手机版网站
扫:手机版网站

电询

长春净月潭
长春净月潭

AAAAA

¥ 30

长春雕塑公园
长春雕塑公园

¥ 60

长春伪满皇宫
长春伪满皇宫

AA

¥ 80

长春长影世纪城
长春长影世纪城

AAAA

¥ 240

关注:公众平台
关注:公众平台

电询

长白山旅游
长白山旅游

¥ 125

长春东北虎园
长春东北虎园

¥ 60

在线

客服

企业

登录

󰊪